Monday, May 24, 2010

恐怖、谎言与病人 Fear, Lies and Sickness

恐怖、谎言与病人

Fear, Lies and Sickness


陈凯博客: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来源:民主中国 -- 欧阳小戎文集

一个简单的逻辑盘旋在十几亿人头上:专制社会的统治依靠恐怖和谎言。

令这个简单逻辑升华的哈维尔先生,在1990年那篇著名的就职演说中,毫不留情地说道:“我们不仅仅是(专制制度)受害者,并且是同谋者,我们是良知上的病人。”在中国大陆,一种强力的声音认为:恶的,仅仅是体制,而体制下的人却是好的,没有任何问题。甚至把在党把持的媒体上撰文为党歌功颂德的同时,偷偷摸摸塞进一点山头黑话一般令人捉摸不透的自由言论,就自命为道德清白高尚;或者明明在为党工作,却自认为自己是在藉着这种地位推进社会文明,等等不胜枚举。这种声音究竟强到何种地步,笔者不敢妄作判断,但毫无疑问,至少在中国的“知识界”,它远远压过了哈维尔先生的所持有的那种观点。笔者在此与哈维尔先生持有同样看法,那种盛行于中国“知识界”,不仅不愿与活在专制治下的芸芸众生们共同反省,反而试图影响民众远离自我反思的做法,其实质不过是在与专制绥靖。笔者无权反对某一个体对专制制度的绥靖态度,但当绥靖成为一种社会现象,超出个人自由范畴之时,情形将变得严峻。

在极权体系下,统治阶层内部的关系虽然极其微妙复杂,而其统治逻辑却又极其简单。今日之中国,极权体系衰退成为一个怪胎,极权体系的经济结构,已经完全面目全非,既非社会主义,亦非资本主义。一个由权力阶层主导;靠黑箱操作维持;聚敛财富,一半用于维系统治,一半就地分赃;经济学理论的原理仅能部分适用的古怪市场经济。极权体系的意识形态,早土崩瓦解。但极权体系的政治结构,仍旧没有发生太大变化。因此,只要极权体系的政治结构不变,那么其统治逻辑就依然适用于今日之中国。

基于这种简单统治逻辑,我们可以做一个简单模型,来分析中国社会。当社会被一股强大的势力所统治,以恐怖和谎言为基本统治逻辑,统治者会说:说假话拥护我,给你好处;说真话反对我,给你祸事。面对此情形,人有四种选择。第一,追求好处,选择谎言;第二,闭嘴什么也不说,亦不去趋利;第三,追求真相,承受迫害;第四,既想要真实,又追逐统治者那里的好处。

我们暂时将道德放在一边,仅仅以现实逻辑为标准来衡量这四种做法。显然,前三者是符合逻辑的,而第四个却在逻辑上自相矛盾。当真相与现实利益被迫对立时,人不可能同时追求二者。

然后将道德尺度放在这四种选择上,我们会发现,前三种选择可以用道德尺度来衡量,第四种却不可以,因为它在道德上是混乱的,没有一个可供衡量的清晰标准。追求真实和追求现实利益,这两者皆不过是人的本能,不存在道德含义,在真相与现实利益之间的种种选择,之所以具备了道德含义,是因为专制者既剥夺了人们逐利的其它正当(不损害他人曰“正当”)途径,唯有依附于它为它颂德效命;又剥夺了人们追求真相的权力,必须听从于那些谎言,否则惹祸上身。前述的第一种选择之所以在道德上败坏,不是因为选择了逐利,而是因为他们了为专制者张目危害社会。第三种选择之所以被赋予道德高尚的荣誉,不是因为他们追求真相,而是因为他们为追求真相所付出的代价。试想,在一个有新闻自由的社会里,一名记者赶到矿难现场去报道里头种种所见,能说明他道德高尚吗?显然不能,只能说明他工作卖力。而专制社会则不同,这样的记者极有可能会因其报道给政府脸上抹了黑而遭到迫害。

那些两面都想要追求的人,他们的逻辑大概如此:当他们追求利益时,闭口不谈自己为专制者效劳,危害或蒙骗民众之事,宣称逐利只不过是人之常情,无可厚非;当他们对真相感兴趣时,又宣称追求真相本身即是一桩道德高尚的事。这样的个体行为算不上罪恶,问题是在中国,大多数此类人士喜欢以社会良知自居,并试图影响民众。

在当今中国,这第四类人市场极大,大概就是哈维所说的那种“良知的病人”吧。在我们的模型中,专制者依靠要建立人间天堂的“崇高”意识形态网罗追随者,这个意识形态描绘着一个光辉灿烂的未来。在这个天堂般的前景面前,专制者的一切行径都被赋予天生的合法性,令追随者们努力为其效命,甚至杀身在所不辞,无论是死于敌手或是自己人之手。当专制社会刚刚建立之初,它表现得异常强大,具有不可思议的毁灭能力和恐怖手段。社会上的第一类人极多,第二类人属于少数,第三类人则极少,第四类人基本不存在。但极权的意识形态会随着实践逐渐破产,因为这种高度统治权威所制造的灾难,笼罩着社会的每一个角落,甚至连极权体系内部的走卒、头目亦朝不保夕。意识形态的逐步破产会导致统治者自身的统治权威下降,没有意识形态,他们无法说服追随者,更无法说服民众。因此他们制造的恐怖氛围的能力亦随之下降。亦即,选择真相所遭到的迫害水平逐步下降,导致第三类人增多。专制者如果仍然要想维持第一类人的数量,那么必须许予他们更多的好处,用好处来挽回自己的统治力。要提供这些好处,他们必须变革经济体系,改变那种没有任何自由度,社会每一个个体的经济来源都被其掌控的模式。因为经济需要自由度才能发展。只有经济活跃起来他们才有可能搜刮到钱财,笼络住足够数量的第一类人为其效命。于是对经济的高度控制逐渐放松,社会拥有了更多的经济自由,很多人可以摆脱专制制度依附者的身份,谋求相对更加独立经济空间,然后第二类人增多逐步成为社会主流。以上种种关系互为因果,引发的直接后果就是专制者的统治权威不可逆转地一步步下降,最后结局极有可能是专制政权崩盘,社会进入到一个可以通过许多正当的、对他人无害的方式逐利,亦可以毫无恐惧地去追求真相,一个符合常识的轨道上。

然而,第四类人的存在和大量涌现,却阻滞了该进程的正常演进,令这一进程停滞。在有意识或无意识间,他们与当今中国这一黑箱社会的操控者绥靖,甚至可以称得上为其张目。

这第四类人的来历,实际上源于极权时代的第一类人。在极权时代的第一类人中,一部分是受意识形态蛊惑,为一个子虚乌有的人间天堂失去理性甚至人性;一部分是源于深度的恐惧,不敢越雷池半步,以至于把自己口中的谎言信以为真;或两者兼而有之。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或是主动接受,或是被强行植入了一个观念,认为专制者真的想要为民谋福,并且一旦失去专制者,这个为民谋福的事业将失去前途,因此对自己因追随专制者所犯的罪孽视而不见。

随着极权意识形态崩溃,这种行恶时无动于衷,把简单的美好愿望就当作高尚道德本身,忘记了道德之高低的评判,仅仅根据实际行动来考量,对自己实行双重标准的思维方式。其意识形态空白渐渐或多或少被另一种符合常识的观念填补。于是,一个奇怪的群体诞生,他们站在党的角度,却宣称追求普适性价值;他们没有为这普世价值做出一点牺牲,却以普适价值的捍卫者自居。

譬如可能会存在这样一个党校的教师,他为统治者培训其中层头目,却认为自己是在播种着自由。若问他为自由付出过什么,他也许会回答某次因“言语出格”被扣过一级工资。这种逻辑非常荒谬,他怎么仅仅记得自己被扣工资的事,而忘了自己得到过的更多的工资?或者一个记者,整天在写着歌功颂德,歪曲或掩盖真相的新闻报道。却因为用隐晦的笔法报道了一点诸如黑政治、奥运会奢侈之类的东西,便自以为自己是在为民众争取权益。或者一个论坛的管理者,每天都在做着和言论自由背道而驰的事,却因为放了几篇“出格”言论,就认定自己是言论自由的捍卫者。诸如此类,比比皆是,他们从不反省自己究竟为专制政权做了多少走卒工作,从专制政权那里得到了多少好处。

毫无疑问,这是道德上的病态,他们对自己施予了双重标准,并将此双重标准推向全社会。在这个国家,这样的人正在越来越多,这种观念被传得越来越普遍。专制者依靠他们的工作来为自己充电,延续统治,而他们却自认为自己是在追求自由。笔者与他们认同同样的自由价值,但自由价值本身不过是些具有普遍适应性的常识。自由价值之所以高贵,是源于追求她所需要付出的代价,而非这些价值本身。人们生活在恐惧与谎言之中,为制造恐惧与谎言,损害着十几亿人利益的人服务,却以一个善人来安慰自己。“我们是良知的病人”,如哈维尔先生所言。这世上还有一个与开篇时所提到的,哈维尔的逻辑同样简单清晰的道理,请允许我将其作为本文结句:专制之所以存在,是因为人们不去反对它。

(2010/05/24 发表)

3 comments:

Dwelling Online said...

The article is good, but the picture is awful. I guess it's one of those anti-Chinese posters during or before the Chinese Exclusion ear. Terrible, racist.

Anonymous said...

Dwelling:

If anything negative said about the Chinese is racist, then all the evil in China is safe from criticism. Best. CK

Dwelling Online said...

Kai,

I agree with what the article says.

I just want to point out that the picture was used to serve the purpose of anti-Chinese movement. The line in the picture says "THE YELLOW TERROR IN ALL HIS GLORY," which must have appeared either before or during the Chinese Exclusion ear. That was a dark chapter in American history, not only Chinese were not allowed to get naturalized, but also any female American citizen who married ineligible persons (all Asians included) were stripped off citizenship. That is something I think all decent people will call racism. You could have not been here if such laws were not repealed.

It's simply not "anything negative said about the Chinese is racist." Furthermore, it should not be that case that "all the evil in China is safe from criticism."

Best

Spencer